绿色金融 引领 产业未来

2017绿色金融与绿色供应链高峰论坛传递绿色理念

6月3日,2017·绿色金融与绿色供应链高峰论坛在位于陆家嘴的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来自绿色金融领域的各界人士500余人济济一堂,研讨绿色发展,传递绿色理念。

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携手中国标准化研究院、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协鑫金融(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发布中国建设行业绿色供应链指数评价研究报告。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祝宪,央行上海总部副巡视员季家友,联合国绿色海绵智慧城市国际咨询专家王洪卫,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秦占学,协鑫金控集团董事长孙玮,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董事长叶国标,上海证券报董事长张小军,中共安吉县委书记沈铭权,中国保险投资基金副总裁苏峻,上海中心大厦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顾建平,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董事长林辉,协鑫金控总裁束兰根,陆家嘴金融城理事会绿色金融专委会召集人孔伟,绿地金控常务副总经理庞引明,陆家嘴金融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黎作强,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执行院长赵晓菊,国和资本总裁程放,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总经理穆玲玲,普兰金融副总经理朱蓬来,月星集团副总裁顾春峰,上海银行同业公会秘书长赵海,上海欧美同学会常务副会长王禄宁,同济大学绿色建筑及新能源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谭洪卫,徐州恒鑫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张利钧,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副总经理李智静,中国标准化研究院资环分院主任付允博士,浦江金融论坛秘书长李国旺,中天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王辉,太平洋证券固定收益部总经理吴盛生,中国人民大学丝路项目组成员何秀菊,仟邦资都董事长叶巍,协鑫金控助理副总裁费忠,JadeValue投资孵化器董事总经理孙丽华,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副总经理张凤明等出席了当日论坛。


据悉,论坛由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指导,由陆家嘴金融城理事会、中国金融信息中心、陆家嘴金融发展中心、协鑫金融控股集团、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主办。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上海市保险同业公会、上海市支付清算协会、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现代支付与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联合主办,陆家嘴金融网进行全程图文直播。

 

以下为会议现场发言实录:

 

领导致辞


协鑫金控集团董事长孙玮


协鑫金控集团董事长孙玮讲到,过去一年多以来,来自各界的专家多次相会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为绿色金融的共同愿景,凝聚各界的远见卓识,发布了多项研究成果,呼吁并促成了陆家嘴绿色金融发展中心等一系列的机构和会议机制的落地。为绿色金融在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过程中凸现其应有地位,作出了开拓性贡献。


她说,也正是在中国绿色金融发展元年,专注于清洁能源、新能源及相关环保产业二十多年的协鑫集团,开启了由绿色产业向绿色金融延伸,产融结合一体化发展的进程。迄今为止,协鑫集团在绿色产业基金、绿色金融租赁、绿色债券发行、绿色金融研究等诸多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进展,为自身的转型发展构建了有力支撑,也为新能源行业和金融行业的密切对接合作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孙玮表示,供应链和金融都属于产业的循环系统,围绕产业上下游牵涉到政府、企业和公众的方方面面,是促进产业链绿色升级的重要抓手,绿色金融和绿色供应链具有理念上的契合性,方向上的一致性,实践上的互补性。未来,将供应链与绿色产业、绿色金融更紧密地结合,将会给绿色发展带来更大的拓展空间。

陆家嘴金融城理事会绿色金融专委会召集人孔伟


陆家嘴金融城理事会绿色金融专委会召集人孔伟提到,2017年3月3日,同样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上海厅,陆家嘴金融城理事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下称“专委会”)正式揭牌,作为一个绿色金融发展的平台,一个业界共治的平台,专业委员会努力将陆家嘴金融城打造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绿色金融中心,期待与各界共同见证绿色金融的发展。


孔伟介绍了专委会成立以来开展的一系列工作。第一,与卢森堡交易所、上交所、深交所分别探讨关于中国企业在国际交易所共同挂牌发行绿色债券的方式和途径。第二,和联合国PRI组织共同研讨关于责任投资的合作和发展机制。第三,参加中英财经高峰论坛。第四,受央行委托,在陆家嘴一同接待拉丁美洲银行代表团,共同探讨在拉美国家一起合作开发绿色金融项目和产品的工作。第五,召开了专委会的第一次会议。第六,参加了4月15日在北京召开的金融学会绿色金融委员会的年度会议,也作为地方绿色金融论坛的主要参与方之一,发表了关于陆家嘴金融城探路绿色金融的主旨演讲。第七,与英国驻沪总领事馆召开了中英绿色金融论坛,原伦敦市市长罗杰爵士和英国驻沪总领事共同参加。第八,与气候债券倡议组织CBI在上海召开了关于绿色债券的标准及其发展趋势的研讨会。第九,与英国贸易协会展开了关于中英绿色金融发展系列论坛的工作。


孔伟表示,通过以上九项工作,专委会在绿色金融的路径、国际合作和具体的发展产品上,与各相关机构展开了比较密切的探讨和合作,也希望未来进一步推进这些工作。最后孔伟表示,绿色发展之路任重道远,望各方协力共进。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董事长叶国标


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董事长叶国标在致辞时指出,习总书记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 “绿色发展”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最近,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总书记又强调建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的紧迫性和重要性,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

 

绿色是生命的颜色,古代诗词中有许多描写自然风光、美丽生态的名篇名句,譬如杜甫的“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李白的“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我的家乡在浙江西部山区建德,山青水秀,民风淳朴。李白的诗句“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孟浩然的诗句“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描写的就是新安江的山水风光。我们希望祖国的美丽江山,不仅呈现于古人的诗词中,更呈现于我们的身边和眼前,“看得见山水,记得起乡愁”,还要传承给我们的子孙后代……


人是自然之子,我们的祖先尊尚天人合一,强调敬天敬地敬父母,对大自然要心存敬畏,人与自然要和谐相处。“人定胜天”的说法是荒谬的,以牺牲生态环境来追求GDP和经济的畸形发展,也是短视的、得不偿失的。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我们有过误区、走过弯路、付过学费,好在当下从政府到企业,从媒体到公众,都深刻意识到了生态环境、生态文明以及绿色发展的极端重要性,认识到“美丽中国,永续发展”的深远战略意义,认识到天更蓝、地更绿、水更清、环境更优美,无论对当代、对子孙后代都是最最要紧、至高无上的。


绿色发展,人人有责。绿色金融、绿色经济、绿色消费、绿色发展,不仅需要政府引导,更需要金融机构、企业、媒体以及公众的广泛参与和积极行动。从节约每一滴水、每一张纸、每一度电、每一粒米开始, 从每个人做起,从现在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


作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核心载体,陆家嘴金融城整合多方资源,积极探索绿色金融,全力倡导绿色发展,专门成立了陆家嘴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和陆家嘴绿色金融发展中心,旨在搭建一个开放、服务、分享、共赢的多功能国际化平台,集聚来自政府、金融机构、企业、高校、媒体、研究机构等各方面的力量和智慧,交流绿色发展的经验,分享绿色发展的智慧,谋划绿色发展的未来。

 

主旨演讲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祝宪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祝宪表示,新开发银行是由五个金砖国家共同成立的一家新的多边金融发展机构,成立至今,发展和支持的重点都是绿色经济、绿色产业,目前已经提供支持的项目当中,80%是与绿色行业有关系的。新开发银行希望与各界合作,在成员国里重塑经济发展新的可持续道路,特别是在绿色金融可持续发展方面作出自己的贡献。

 

 


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祝宪认为,这其中有诸多原因,但从特朗普是一个成功商人以及他在选举中公开声称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的角度,他的这个决定更多的是代表了眼前利益。因此,从全球发展的趋势来看,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绿色经济、绿色金融,不应该低估我们所面临的风险和挑战。


祝宪讲到,绿色发展不仅仅是一个绿色金融的问题,它还是绿色理念、绿色生活方式的问题。任何一项产品或服务都有供给方和需求方,要实现绿色发展的需求方不断生长,使公众能够在自己生产生活和消费领域当中自觉地为绿色事业提供支持,这仅仅是一种政府行为,更应该是一种大众行为。我们永远都是在全局和局部利益、当下和长远利益中间进行一种理性的判断和选择,中国现在必须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必须要拥抱绿色金融,绿色经济,以及绿色发展理念。


最后,祝宪提出,在绿色经济的引领过程中,必然有政府和市场作用的问题。如果说还不能在市场上形成完全成熟的产品和服务,政府责无旁贷,必须进行政策上的支持,无论是补贴,还是银行贷款,都应该去做。随着成本的下降,随着消费者的接受,能够逐渐退出,而不要让企业感觉到政府的支持是一种全方位的、完全长期进行的。但最终还是要靠市场力量,没有市场的力量,没有消费者的投票,任何新兴事业都是不可能有生命力的。

 

联合国绿色海绵智慧城市国际咨询专家王洪卫


联合国绿色海绵智慧城市国际咨询专家王洪卫提出,绿色经济和可持续发展,关键在城市。 研究表明,到2030年,城市人口将达52亿,其中发展中国家将超81%。全球的城市化,一方面是人类文明的巨大进步,另一方面它所带来的包括资源枯竭、能源匮乏、环境污染、生态失衡等一系列问题,都是灾难性的问题。因此,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在城市。


如果说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在城市,那城市当下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王洪卫认为,有三个方面值得关注:


第一,发展绿色建筑。建筑物是人类工作学习的载体,是城市耗能的主体之一。这也是中国当下遇到的最大问题。国际上的经验是,美国从住房保障中拿出了40%的资金,让穷人可以申请住房租金补贴,而中产阶级可以通过对他们的房屋进行节能改造而取得补助,这个补助也纳入了住房保障的范畴;欧洲的绿色建筑以德国为代表, 称为被动式建筑,发展很快,甚至出现了很多零能耗的建筑。目前中国房地产业99%现在还在走工业化的道路,通过扩大规模、降低成本来取得最大利益。这些建筑物在未来的二十、三十年会成为城市发展的很大负担,而房地产企业在绿色建筑方面的实践还处于开始阶段,很多是口号式的。


第二,绿色城市发展需,多元化的解决方式。每个城市都可以根据自身特点选择解决方式,避免一哄而起。比如上海靠海洋,潮汐能比较丰富,可以潮汐能发电;舟山是中国海洋流最丰富的地方,通过海洋流可以解决其能源问题。 不能一切用光伏或风能解决。


第三,绿色可持续发展需要大数据的平台的支撑。比如西安的雾霾当中,不到30%是农业和沙尘暴,其他70%是工业污染和汽车尾气污染,而只要运用大数据改变交通管理方式,汽车尾气污染就可以下降60%。大数据的解决方式有很多,联合国也在探索上海能效中心进行合作,希望上海的每个工业园区建立自己的能耗监控制度,来推动绿色经济的发展。

 


中共安吉县县委书记沈铭权

 

中共安吉县委书记沈铭权介绍到,安吉县隶属于浙江省湖州市,户籍人口46万,常住人口是60万。安吉是长三角的中心地,是离上海最近的一个山区县,也是黄浦江的源头;安吉是多元文化的交融地,历史上大量的移民迁入安吉,形成了安吉开放包容的文化。安吉还是“两山”重要思想的诞生地、美丽乡村的发源地、绿色发展的先行地,在探索绿色发展方面,安吉全县上下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坚定不移践行“两山”重要思想,全力推进县域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沈铭权讲到,近年来,安吉主要做了三个方面的工作:


第一,保持定力,护美绿水青山。多年来,安吉的森林覆盖率、植被覆盖率都在70%,空气优良天数的也保持在90%以上。并且先后获得了全国首个生态县、首批生态文明奖等荣誉。


第二,增强实力,做大金山银山。2005年至2016年年底,安吉的GDP年均增长在12.5%,财政收入年均增幅在24%,当前的安吉,发展的平台更加优化,项目的质效更加突出,产业特色更加显现。三峡集团、中国城通等实力企业相继将一批百亿级的项目落户到安吉,还有一批来自上港、海银金控等沪资企业投资的项目落户安吉。同时,安吉将优先发展健康休闲这一优势产业,提升装备制造和绿色家居两大传统产业,培育信息经济、通用航空和现代物流这三大新兴产业。


第三, 激发活力,共享“两山”转化的成果。作为地方政府来说,发展的目的是让老百姓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当前安吉的经济总量处于浙江省的中等水平,而安吉的农民人均收入去年达到了25477元,高于浙江省平均2611园。


沈铭权表示,安吉县已经将金融产业作为一个重要的产业来发展,成立了绿色金融产业的引导基金,引进了蚂蚁金服、纪元资本等一批金融企业。在此基础上,希望未来与社会各界在信息交流、资源汇聚、智力支撑等方面增进合作,共建共享“两山”转化的成果。

 


中国保险投资基金副总裁苏峻


中国保险投资基金副总裁苏峻主要结合实际对中国保险投资基金投资的京杭大运河生态修复基金进行了阐述。


他说,国家进入新时期以来,对绿色理念的追求,成为金融业如何引领经济社会发展方面,我们也进行了探索,把落脚点落到了京杭大运河。京杭大运河作为从北京通县到杭州以及它流域相关36个城市,现在居住了4亿多人口。京杭大运河随着发展,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运河完美的景观正在被工厂、棚户区包围和淹没。过去运河的功能,作为运输和物流的功能,正在逐步缩小,但它作为文化和宜居的传统,应该把它修复和建设。政策依据是我国2015年城市工作会议提出来的,结合县城、古镇、古村落、古建筑的保护、旅游、挖掘升级整理,结合交通、能源、供水供热供电,垃圾处理,海棉城市、管廊城市这些方面的建设,我们在这些方面进行投资,使得这些城市进行升级。


第一个项目落脚点放在扬州。在京杭大运河,扬州的历史就是今天的上海,它承载了社会功能。2014年,京杭大运河申请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名录,扬州作为牵头城市。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投出去1000亿。同时,中保基金的来源还是很充分的,截止到2016年底,可用于投资的总资产已经超过了15万亿,其中50%可以用于投资实体经济。


他说,中保投京杭大运河生态基金建设,是我们自身代表保险业服务国家城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体现,对特色小镇的建设,生态宜居的建设,城市群的建设,绿色发展理念的贯彻,都有积极的意义。到目前为止,因为扬州项目的成功,从杭州一直到徐州,还有安徽的滁州,有十几个城市已经陆陆续续都与我们联系,进行具体的洽谈,有的也已经进入了详细的谈判,条款制定的阶段。


下一步,我们将根据中央对地方政府债务以及对中央新的绿色发展调控,调整我们投资模式,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发现,如果每个城市设立一个单独基金,中保投作为去年刚刚成立的新单位,如果建十个基金,我们完全是管不过来了,金融业如何引领,从供给方和需求方的关系,提高这方面的能力,我的精力希望更多的放在这方面的思考上。下一步,我们正在和浙江省、江苏省的省属企业进行合作,和江苏省和浙江省各成立一个基金,通过这个基金再往沿线城市投放资金。

 


上海中心大厦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顾建平


上海中心总经理顾建平说,上海中心建筑物的总的建筑体量57.8万平方米,接近60万平方米,在一栋建筑物里面。


他说,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我们上海的外滩,从延安路到北京路的外白渡桥,第一排的建筑物加起来,总的建筑面积接近60万平方米。所以可以做一个很形象的比喻,上海中心就是一座竖起来的外滩。那么未来它全部投入运营以后,可能要达到3万到4万人在这栋建筑物里面从事各种各样的活动。这个在国外来讲,是一座城市的概念,而且不是一座小的城市。所以,我们觉得上海中心这个建筑物,应该不是一栋简单的建筑物,它应该是一个城市的概念,是一个社区的概念。


作为一个城市,作为一个社区,它可能还包含很多,比如说人文方面的,文化方面的,它的智慧,它的技术。但有一点很重要,绿色建筑是它非常关注的。在2006年6月12日我们发出第一份建筑方案征集设计任务书,我们提出了两个概念,一个是垂直城市的概念,一个是绿色建筑的概念。这个概念我们一直运用到现在。绿色建筑是需要我们有一个超前的思考,需要有一个很大的勇气去做这件事情。因为它不是一个概念,它需要很实在的实施。


到目前为止,全世界400米以上的建筑物,唯一一栋得到美国LEED白金认证的,就是上海中心。这个绿色建筑,并不是一个概念,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按照我们现在的估计,按照中国绿色建筑三星,或者美国LEED白金的认证,可能要比同类的建筑物增加3%,如果按照白金级认证,就要增加5%的投入,所以这个是需要一定的投入,如果没有投入,是根本达不到这个标准的。


这个投入是有回报的。上海中心按照美国LEED白金和中国绿色三星,投资虽然会增加3%到5%,但我们投入运营以后,按照美国LEED标准,我们可以减少能耗20%左右,这个对上海中心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这个能耗的节约是一个巨大的效益。我们如果一天是100万的话,那一年就可以减少能耗的支出可以在6000万到8000万,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效益,只不过最早你需要一次的投入,然后通过很多年的运营去进行回收。


同时他认为,如果没有很多的配套政策上去的话,是很难持续的。

 

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董事长林辉


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董事长林辉说,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本3亿元人民币,有多家股东,其中财政部清洁发展基金,中石化,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为并列大股东。


他说,我们承担了国家碳交易试点建设工作,从2013年到现在已做了三年了,按照上海发改委规定,目前上海有300多家企业纳入了碳交易范围。目前上海碳市场累计成交量6千万吨,交易额逾7亿元。


最近有一个体会,绿色金融在实体产业发展中遇到的问题,总结起来有几方面,包括政府的政策在有些地方力量有限,绿色金融发展中的成本问题,节能减排对于企业压力问题等。在与控排企业的接触中,上海企业好一些,到湖北、山东调研时,为他们提供能力建设时,有些企业负责人提到,节能减排有可能成为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上海做碳金融的时候也遇到了企业实实在在的压力。但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市场主体,企业对绿色金融、绿色债券的使用缺乏动力,包括银行等也没有足够的动力,如何把政府有限的财力和企业有限的利润在减排、节能、降耗面前有效的整合起来?我们愿意在这方面进行探索,构建有效、发达的第三方服务平台,使得这两方面遇到的瓶颈得到有效的缓解。除了碳排放权交易,我们在排污权交易、新能源车积分等都进行了设计和研发。


他说,围绕着碳交易,有很多可以进行开发的碳金融产品,尽管我们已经做了碳基金,碳质押,包括正在做一些绿色债券的研发,但围绕碳交易和碳资产管理仍有很大的空间。同时,我们希望通过气候大会这样一个机遇,把中国企业推广到国际气候的平台上,推广到全球。我们也设立了绿碳奖,正在探索如何服务于控排企业,服务于金融机构,同时为政府提供一些有效的帮助。

 


绿地金控常务副总经理庞引明


绿地金控常务副总经理庞引明分享的主题是Fintech与绿色金融。


他说,我一直在想,我们现在金融界有两个角度的问题,绿色金融解决什么问题呢?解决的是资金投向的问题,我们要支持绿色的产业,支持可持续发展的大业。我们Fintech解决什么问题呢?Fintech解决的是金融自身存在的过度中介化,过度金融化,普惠化不够等等方面的问题。这两个问题,我觉得可以并行发展的,而且这两个是有深刻内在联系的。


他说,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很多清算的问题,很多的机构,包括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包括很多的资产管理机构解决清算的问题,如果用区块链技术解决这个问题的话,这个工作可能就省掉了。包括跨境清算的一些问题,地球是圆的,到了晚上,那头已经结束了,我们这头还没有开始,很多互相清算,一些交易的问题,都可以通过一些新的技术解决。这个技术的解决,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我们的金融成本。金融成本的降低,实际上就是绿色化的一部分。


他说,Fintech作为一种技术,可以提供支持,包括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技术的支持。这个角度,可以为我们整个金融发展,提供解决一个角度的问题。大数据改变人们的生活,大数据的时代来临了,我们绿色金融跟大数据也有非常深刻的关系。大数据可以使很多角度的成本得到减轻,大数据也可以使绿色金融更有方向。如果在Fintech基础上决定我们投向的话,可以通过大数据的方式,异地的远程的予以解决。


绿色金融从两个角度去理解,绿色金融解决一个投入的问题,我们支持的是那种可持续发展的产业,使得整个经济发展能够绿色化。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金融本身的这种去杠杆,降低成本,它也是另外一个程度的绿色化。


Fintech和绿色金融实际上是一体化的,通过这种方式,使我们金融投向更加精准,使得整个社会的成本都能得到减少,在整个成本得到减少的情况下,使得我们的金融更优化,更接近金融的本原。大家不要忘记我们为什么出发,这个是值得我们思考和实践的。

 


同济大学绿色建筑及新能源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谭洪卫


同济大学绿色建筑及新能源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谭洪卫说,第一要合理安排我们能源的规划,我们今后使用的能源,不能光是很惯例的考虑用煤用电,可能尽量要用洁净的能源,做到能效的提升,做到能源的梯级利用。第二解决降耗的问题。我们做的建筑,可能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挑战是,以前设计建筑师从纯美学的角度出发得比较多,所以在社会上出现了奇奇怪怪建筑的批判,未来围绕绿色的导向,可能在建筑设计上,也要发展绿色的设计理念,要把不必要的能耗降下来。第三要提高能效。第四,谈到绿色建筑,不是指建成一个绿色建筑,是在建筑整个生命周期里面要实现绿色。一个建筑建成之后,要有几十年的运转,这里面要消耗很多的能源,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好,可能都是达不到真正绿色的。


我们城市现在面临的现状,我们必须要有新的思考和新的挑战。最近国家提的比较多的是光伏扶贫,现在光伏也要朝着有安装潜力的农业设施、工业园区、校园、大型的建筑这些方面倾斜,才能找到出路。这些除技术上的创新之外,离不开我们在市场运作模式上的创新,还有金融体制上的创新。在光伏这个行业,在我看来还是做得比较成功的,已经有成功的案例在光伏扶贫上。


他说,自己最大的困惑是在我们建筑未来全寿命周期服务的行业,可以说现在我们国家做了很多的建筑,用了很多的技术,很多的产品,但是也就是完成了在初期建设阶段。未来它的能耗能不能降下来,它的运行有没有专业队伍进行技术支撑,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没有新的业态,还没有完全做专业服务,可持续发展服务的业态,所以这是需要通过大数据从技术上解决这个问题,通过金融市场机制来解决这个问题。

 


徐州恒鑫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张利钧

 

徐州恒鑫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张利钧说,绿色金融是绿色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是促进绿色发展的重要推动力。融资租赁同时又是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金融改革和创新的重要发展方向。绿色金融租赁行业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当然,构建完善的绿色金融体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是要加大发展多种金融工具应用来服务绿色产业,例如绿色债券,绿色PPP,碳交易,二是需要更有利的政策环境支持,降低绿色项目的融资成本,提高绿色融资的可获得性。三是发挥具有专业能力的和规模效应的高风险的风险控制能力。四是在不断完善和建立绿色投资、控制污染型的投资有关法律法规的出台。

正是得益于以上政策的推动,国家发改委在2016年12月31日印发了绿色债券发行的指引。中国绿色金融市场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市场。同时,也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的应用市场。国内巨大的绿色广泛的市场,同时也给融资租赁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历史机遇。融资租赁在国内经过十年的发展,和国际相比较,在国际上,在不动产投资和装备制造生产线的应用领域,融资租赁的渗透率在30%以上,在国内还不足5%。

国内到现在为止,融资租赁公司已经突破1万家,金融租赁公司已经达到了60家。恒鑫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主要是由协鑫集团下属公司作为主发起人,全国第一家以绿色融资租赁产品为特色的金融租赁公司,也是全国第50家非银行的金融机构。

 

论坛主持人: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研究员,上海支付清算协会副秘书长刘功润

 

中国建设行业绿色供应链指数评价研究报告发布

 

研究报告发布主持: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总经理穆玲玲

 

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副总经理李智静

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副总经理李智静说,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携手中国标准化研究院、中国建材流通协会、协鑫金融(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发布《中国建设行业绿色供应链指数研究报告》,推出沪深两市建设行业企业绿色供应链指数TOP 50排行榜。作为全球首例上市公司绿色供应链指数研究报告,对探索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和环境绩效评价具有重要意义。

建设行业绿色转型压力与潜力巨大,抓住作为建设行业产业链核心的开发企业,“以点带链”推动建筑行业整个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绿色转型和发展模式。

2016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支持开发绿色指数、开展绿色供应链管理。

监管部门积极推动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探索运用创新机制,需要拓展环境信息披露范围,提升标准化程度,结合行业特点和环境热点问题创新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与绩效评价创新机制。

基础设施建设是绿色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领域,面临较高的环境风险,绿色供应链提倡与环境相融的产业增长方式,是提升基础设施建设绿色化水平的重要机制和手段,重塑我国基础设施建设绿色品牌,助力中国优质产能走出去。

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和康居认证中心作为《指数报告》的主研究单位,携手中国标准化研究院、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协鑫金融(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中国证券法学研究会、中国建材报社、中国绿色建材产业发展联盟等合作机构,历时一年合作完成。

建设领域企业绿色供应链指数从经营管理、环境保护、资源节约和供应链管理等四个维度,围绕核心企业自身绿色经营、绿色建设能力以及开展绿色采购等绿色供应链管理等情况进行综合评估。

《指数报告》在开发模型和调研沟通过程中了解到,我国部分上市建设领域企业对绿色供应链管理进行了探索性尝试,行业整体绿色供应链管理意识及水平提升空间较大,建设行业上市公司开发的绿色建筑项目占比有待提高,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有待规范完善和标准化。

《指数报告》在对国内外相关指数和绿色供应链理论研究基础上开发出契合我国现阶段建设行业状况的指数模型,经业内多家权威机构专家论证和修改完善。报告发布有望为上市公司、行业主管部门和自律组织推动绿色供应链管理提供量化管理依据,为证券监管部门和证券市场促进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和绿色发展提供新抓手。

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秦占学

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秦占学说,建设一个低碳生态系统,发展一个绿色金融体系,建筑一个可持续发展社会,需要政府、产业、金融、研究等各方面的共同努力,特别是需要国内国际的协调发展。

就国内而言,我国的绿色发展形势还是不容乐观的,雾霾、碳排放、能耗、水土污染等问题仍较为突出,而房地产建筑业的绿色发展,对改善其现状是至关重要的。我国碳排放占全球约20%,其中房地产和建筑业占了40%,也就是说全球的碳排放中我国房地产及建筑业占了约8%。我国政府正在积极推动环境治理,出台了一系列的相关法律,也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这次建设行业绿色供应链的发布,让市场又多了一个获取环境信息的手段,多了一条推动建设行业绿色化的新路径。同时,也是对新型绿色消费模式的引领,起到了对建设行业绿色转型的倒逼作用。这次会议也是践行中央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为我国深入推进低碳绿色发展提供舆论和技术支持。

 

中国标准化研究院资环分院主任付允博士

中国标准化研究院资环分院主任付允博士认为,一是对象选择准。建设行业作为国民经济及社会发展的重要行业,产业链长,关联企业多,与金融行业密不可分,供应链中的资源整合、资本运作、绿色影响优势明显。绿色建筑、绿色建材及国家建立统一绿色产品等制度体系的实施,为建设行业绿色供应链的评估创建了条件。中国制造2025绿色制造工程及绿色制造财政专项都将绿色供应链作为重要建设领域,为建设行业绿色供应链的评估奠定了政策基础。

二是指标选取全。建设行业绿色供应链指数是从生命周期视角,综合考虑经营管理、绿色建设能力、绿色供应链管理、环境影响、资源节约、碳排放等要素,全面、系统反映建设行业绿色供应链建设能力和水平,有助于建设行业绿色供应链发展瞄准方向,找准坐标,校准行动。

三是应用前景好。大家的共识是,2016年是绿色金融元年。绿色金融体系的系统构建和快速发展,需要产业绿色评价体系的基础支撑,更需要采信市场化主导、第三方评估产出的权威可信结果。建设行业作为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对金融有很强的依赖性,具有明显的金融属性。利用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股票、绿色基金、绿色保险等金融工具,有利于推动建设行业的绿色化、低碳化发展。本报告的评价结果可以为建设行业绿色金融工具的运用提供数据支持和结果导向。

圆桌论坛

 

从左到右为: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总经理穆玲玲,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秦占学,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执行院长赵晓菊,浦江金融论坛秘书长李国旺,中天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王辉,太平洋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固定收益总部总经理吴盛生,口岸金融专家何秀菊

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执行院长、上海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特聘专家赵晓菊教授提出,应将上海建设成为应用大数据、云技术、移动互联网、区块链等金融科技手段,支持科技金融和实体经济绿色发展的“绿色国际金融中心”,並首次提出了“绿色国际金融中心的衡量、评估的五大标准。

赵晓菊认为,目前国际上对国际金融中心的认定及排名已经有公认的一些规模硬指标和软环境指标,硬指标比如股票和债券的发行额;二级市场上的证券交易额;黄金、石油等大宗商品的品种、交易量、交易额;股票和债券的期权、期货等金融衍生产品等的交易,这些品种和规模硬指标方面的条件,上海已经达到或比较完善,但在软环境方面,包括政策的透明度、市场准入、信用环境、金融监管的科学性和效率性等方面还有较大提升空间。

赵晓菊表示,建设绿色国际金融中心,国际金融中心的所有硬指标和软环境方面的条件,仍应尽可能健全完善。在此基础上,衡量评估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是否属于绿色国际金融中心,我个人认为,至少应该按以下五大标准衡量评估:

第一,要能够在绿色金融的国际标准制定、绿色金融产品设计、绿色金融的发展导向、绿色金融的国际法规、实施细则制定;以及绿色金融的监管方面,要成为绿色金融国际法规与政策标准制定的主要参与者、制定者和发布者。第二,要成为绿色金融服务的提供者、绿色金融产品的设计者,包括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等等。第三,要增加国内采纳赤道原则的金融机构(主要是主动采纳赤道原则的商业银行)的数量,在这方面以商业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大陆只有兴业银行和江苏银行两家商业银行宣布采纳赤道原则。(注:赤道准则要求金融机构在向一个项目投资时,要对该项目可能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进行综合评估,并且利用金融杠杆促进该项目在环境保护以及周围社会和谐发展方面发挥积极作用。这是一套非强制的自愿性准则,用以决定、衡量以及管理社会及环境风险,以进行专案融资或信用紧缩的管理。)第四,政府和金融监管机构是否制定推动绿色金融发展的政策法规、是否构建较为完善的绿色金融体系。第五,要汇聚一批绿色金融理论研究、绿色金融应用与实践研究、各类绿色金融产品标准制定研发的机构和咨询中心,为绿色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绿色发展、支持绿色技术的研发、孵化、转移转化提供咨询的专家和机构。

赵晓菊认为,上述条件,有些已经具备,有些还需要方方面面一起努力,持续推进,为推进上海成为绿色国际金融中心共同努力。

太平洋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固定收益总部总经理吴盛生表示,自从2015年国务院发文表示支持再生能源之后,从发改委到证监会到人民银行,包括七部委联合发文都直接提出了发展绿色债券,对于这部分享的项目国家非常支持。吴盛生认为绿色债券是短期内最直接的能落到实处的绿色金融。对于绿色债券有很多明确的标准,是非常直观的绿色金融的应用。但实际上,我国绿色债券去年发行了2000亿,相比起整体发债10万亿的体量来看显得占比不大,其中绿色债券很大一部分是以金融机构为主体的金融债。吴盛生提出,由于企业发行债券在审批时效和发行利率上都不具备竞争优势,这方面的需求还处于被抑制的状态。另外从监管来看,吴盛生认为现在企业是否真正有绿色项目需要融资依旧存疑,在这方面监管部门加强标准执行是符合绿色债券的长远发展的。最后,吴盛生表示,对绿色金融这方面,金融机构关注得不多,很需要专业科研机构,绿色组织,绿色企业形成一个业内标准,和监管结合起来。这样才能更好的指导金融机构开展相关的业务。

中天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王辉表示,从建筑和能源关系来讲,能源的发展方向是能源互联网。未来能源发展方向象互联网自由交换信息那样实现能源与电网的自由交换,这意味着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能源产销者,能源传统供应链将被颠覆。王辉相信这种变化是信息科技推动的结果,其中重要一个是物联网。王辉介绍,物联网将通过网络把万物连接,通过传感器、控制器,把能源上载和下载进行控制,这就是信息科技在其中所发挥的作用。奔驰和Nest已经开展了这种尝试,实现车辆和智能家居的互动。另外,王辉表示,如果说物联网改造能源产销方式,那么区块链将解决能源产业与金融实现融合的问题。虽然没有区块链交易一样可以发生,但有了区块链,其分布式记帐、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可追溯的特点,可以以更低的信用成本提高交易效率,从而使得能源与金融产生更紧密的连接。王辉认为不仅物联网是绿色的、区块链是绿色的,所有金融科技中的每一项技术都具有绿色的特征。例如移动化技术,2011年移动设备出货量已经超过PC,移动终端待机耗电是0.44瓦,通话能耗1.44瓦,而一台PC的耗电量不算显示器也达到80到200W。最终移动终端代替PC时,我们进入了更加绿色节能的生活方式。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也是绿色的,阿尔法狗在去年和李世石对弈时,每盘的能耗是3000M焦耳,而在几天前和石柯对弈时,其算法得到显著优化,能耗降低到300M,每一步能耗有机会接近人类水平。信息科技具有绿色特征,这与绿色金融、绿色供应链的内涵是高度吻合的,王辉呼吁在未来能源产业金融产业创新中需要更多应用信息化思维去思考,用信息技术去创造一个新的产业生态。

浦江金融论坛秘书长李国旺表示,中国智慧讲究民胞物与,对天地要有敬畏之心,要能可持续发展,也就是要注重绿色发展,只有绿色发展才有绿色金融,所以绿色发展的理念都是植根于天人合一的精神。李国旺认为,绿色金融应该是低成本、低能耗、低排放的,与之相对应的,绿色金融还有三高,高效率、高效用、高效益。高效用主要表现为广大人民群众欢迎,高效益主要表现为不仅体现在企业的利润高效益,还必须有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如此就能把绿色金融和非绿色金融区分开来。李国旺表示,中国绿色金融发展过程中必须处理好六个关系:第一,同国际资本的关系;第二,同党的政策是否匹配;第三,相关部委具体落实政策;第四,地方政府;第五,同投资方或者经营者的关系;第六个,符合人民的利益。李国旺认为,要实现绿色金融首先要梳理国际上相关政策制度要理一遍。第二要明确绿色股权、绿色产权、绿色物权等怎么统一开发的问题。再次是品牌问题,绿色相关的品牌企业、品牌产品、品牌的区域要树立身份和地位,积累声誉。最后还要通过绿色金融把全球资源整合到中国经济发展上来。

口岸金融专家何秀菊老师表示,随着“一带一路”号角的吹响,有着良好生态环境的边疆口岸,能否继续保持良好的生态,是非常重要的。在国家提出“一带一路”之后,得到了很多国家的响应,另外也伴随着一些担忧,尤其是担忧中国的企业能不能保持当地的生态。因为“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的生态非常脆弱,而且它的法律环境和技术标准还没有健全。何秀菊表示,在海外,她能感觉到当地民意的担心,中国“走出去”,会不会给当地带来污染或者生态退化?所以中国提出了要共建绿色丝绸之路,从整体设计上防控生态风险。何秀菊认为,在中国“走出去”的过程中确实需要建立绿色标准。如果上游的供应商能够加入到绿色供应链的行动,担负起相应社会责任,就能提高产品质量。何秀菊相信,通过国有企业,国际组织以及民间组织和企业的共同努力,绿色文明一定会给中国以及沿线所有“一带一路”的国家带来福祉。